欢迎访问太湖县农业委员会!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高级搜索
您当前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 三农新赋
千年安庆城,容不下五个人
浏览次数:402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7-19 15:26

千年安庆城,容不下五个人 

作者:凤大掌柜

    写下这段文字之前,我焚香沐浴,为五个人点了五根烟,摆在烟缸的五个槽里,其态犹如梅花之上青烟袅袅。这五个人是陈独秀、严凤英、海子、洪惠林、朱林寿。准备点根烟自己抽时,"俺睛水"突然跑出来了,我想大概可能也许估计是烟熏的。

说我是谁,虽然我只是个巴!本人以前外号叫大巴,所有的巴都归我管。

    列位看官在上,本人生于安庆,今天恰好49岁农历生日,属猴,港一口侉饼腔滴安庆话。因调皮捣蛋多次转学,在安庆及桐城、大渡口等七所学校十个班求过学,是求学。学富五自行车,同学是一大堆,城里管得哪个公共厕所我都屙过尿,家败于明星97游戏。

    我认得再芬、小亚;认得常儿、子儿;认得葡萄园主席、大南门杨头;认得雷头、老货;认得洪惠林、朱林寿。不认识以上十人的,算不得安庆大混子。认识这十个人的,才算身入江湖。

    在安庆我算个杂牌混子,所以今天我吐槽安庆的时候,不是大混子求你别喷,否则我XXXXXXX

    千年安庆五个人,四个进了坟!

    今年,适逢安庆城1800岁大寿(一说800年),各种官媒、自媒热闹非凡,却似乎没有看到大型庆典之类的热闹气氛。这好像有点不可思议,仔细想想也合乎情理,当下的安庆人夸点什么给自己的城市献礼?

    夸历史么?我们确实很悠久,可庆典不能只是很悠久!夸经济成就?自诩还可以,可我们是在跟谁比?上世纪的长江五虎,上海、南京、武汉、重庆已经成了龙,安庆呢?是烂脓!夸人杰么?陈独秀、严凤英、海子在天堂,洪惠林自己做了鬼雄。

    只有朱林寿活在人间,他只能活在大多数太湖乡亲的心里、活在旅游行业的崇拜里、活在一些讨债者的愤怒里、活在爱护者的惋惜里。

    可是朱林寿本该活在他的艺术梦想里!

    没有跑题,不是胡扯,安庆1800岁大寿,别质疑为什么我只说这五个悲情人物。

    安庆很囧,没有像样的礼物为自己的城市祝寿咋办?

    不妨学学朱林寿。11岁时家中一贫如洗的小瘦寿,用自己手雕的一条木龙作为外公60岁的贺礼。据他老师说,老人家很开心。

    先说坟里的四个安庆人。

     因为读书、当兵、跑船、工作、跑反、躲婚等等原因,我在外地漂泊多年,什么古怪妖精都见过。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中国人有个共同习惯,喜欢问你是哪里人。个人经验觉得,有些人以貌取人,大多数人以地域经济水平来衡量人。也有很多有学问的人,以你故乡的文化底蕴和历史人物来看待你,其实这也是为你背书。

     我在南方待得多,我这人很俗,我不习惯那些比我还俗的人,拿着高档车的钥匙,斜眼看我。所以当别人问我籍贯的时候,我往往会借陈独秀、严凤英、海子来给自己脸上贴金。这很有效,时常能换来右手的大拇指,都是朝上竖着的。

     可惜,值得我们自豪的陈独秀、严凤英、海子,魂在天堂,骨灰在坟里。

     据说,因为陈先生的所谓左倾和有骨气的臭脾气,所以党国领导人在位时不来朝拜;据闻,安庆只有再芬剧团没有严凤英剧团,以至于戏校有些老师笑喷锅粑爬到饭头上;据统计,全国每年自发去海子坟头的祭拜者数以万计。可是安庆大老爷好像没去祭奠过,或许他根本没听过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,所以那张苦瓜脸上没有海子那般灿烂无邪的笑容。

    安庆还有个洪惠林,人称洪总,只是个生意人,因为资金链断裂,到处借钱,驮一身的债。洪总喜欢喝酒、唱歌、打麻将,车开得很好,一般情况下一把方向倒车进库。

    洪总读书不多却很有语言天赋,满口的坎子话,听起来很过瘾。洪惠林跳楼前几天跟我说了几句话:我不照了,撑不下去了,再裹不到钱进来,没地方跑,只有跳楼,起码落个棍气。

    安庆餐饮界的一代枭雄洪惠林真的选择了跳楼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:他这一跳,起码落个棍气!

媒体记者来采访该事件时,我做了个点评:英雄落幕、麻烦结束。

    昨天有人跟我说:1800岁的安庆城,容不下思想家、艺术家,更容不下太冒尖的人。气得我把他电话挂掉,狗日的东西,说话口气居然跟老子一样的,你懂个屁。明明安庆人稳重,你偏说安庆城老气横秋;明明安庆政府坐落在漂亮的办公区,你非说安徽省第一条公路的地下商城,是王八蛋工程。哪壶不开提哪壶,求求你以后莫打我电话。

    迎江寺门口一个摆小板凳算命的瞎子说,朱林寿不会轻易到坟里去,他是长寿之人,看他眼睛就知道了,老天爷不舍得早收他。

    瞎子怎么能看到朱林寿的眼睛?瞎子说自己有天眼。吹牛B

    再说朱林寿的眼睛朱林寿的车。

    曾经有位坐头把交椅的国家级陶瓷大师,谈到安庆的文化艺术,说只凭禅、戏二字,便可独步天下。可惜你们安庆最好的发展时期,毁在不学无术的韩大嘴书记手上,更可惜的是安庆领导像走马灯一样,真有眼光的没留下来,比如虞。

    初识朱林寿时,他身边站了好几个人。我真有眼无珠,以为是个民工在找领导办事。朋友把他介绍给我,他满口的太湖话我半天没听懂。

    第一印象觉得朱林寿的眼睛好干净,笑容有些腼腆。如果朱林寿只是个艺术家,从那目光看他,堪称是个艺术殿堂里圣徒。(不好意思,当初外国佬这样形容周恩来的)

    认识朱林寿的很多人对他的称呼都是朱总,其实我们和他自己都错了,他应该叫小朱或者朱老师。

    有一次朱总问一个客人对五千年文博园的印象,我在一旁插嘴说:"文化荟萃,水泥堆砌",当场被朱总白了一眼。那眼神不是圣徒的目光,含着一种无奈。不久之后我似乎读懂了他眼里的无奈。

    据小道消息说,有艺术家对于五千年一期某件作品摇头,朱林寿"老师"自己也摇着头说没办法,领导朋友毛遂自荐给"小朱"的,不让他做便得罪了领导,明知那玩意是败笔也得让它立在那里,好在领导也知道那不是个玩意,能让懂艺术的人去做个比较也好。

    关于二期之后的作品,朱林寿说要有能够成为文化遗产的元素,才能有资格进入。对此众说纷纭,搞艺术的人认为那是朱林寿的梦想,搞旅游的觉得朱林寿是天才。没有接触过朱林寿的人,只能是各自揣摩。有一次在皖江文化园朱林寿的办公室里,他把一幅清明上河图长卷摊开在地上,讲解他要如何把这幅画按比例雕刻出来。说到激动处朱林寿在那厢眉飞色舞、左右比划,我在这头觉得他的眼神看上去就是个娃娃,一个毫无世俗侵染的骑着小木马的童男子。

    朱林寿的坐骑很多人见过,听说被政府收了一段时间。可是他的小木马,很少人见过,其实那就是一辆电动车。

    11年冬天一个的傍晚,我在莲湖公园对面取快递。一个人骑个破旧的电动车过来,停下之后在我后面一边排队,一边看手机信息。我弱弱的问他你是朱总么,怎么骑个电动车?朱林寿笑眯眯的告诉我,设计部门的人忙得走不开,他帮忙过来取材料。后来听五千年文博园工作人员说,朱总经常骑电动车出行,从不讲究老板派头。

    亿万富翁很多,像他那样能守住清贫的亿万富翁却不多,比如国民王老公。

    五千年文博园项目资金链短缺之殇。

    昨天看网络评论,有个人说五千年文博园不够出名,拿它跟某某景区比。其实说句不中听的,这位先生或者女士看起来是装着不懂旅游、装着不懂营销,要么就是装着不懂艺术。

    五千年文博园在几个方面创造了行业奇迹。首先它是中国第一个在建时就评为AAAA级的旅游景点,其次它是全国乃至全世界收集根雕艺术品最多的景点(请注意,这里的用词是艺术品),有些根雕艺术品价值连城,最重要的奇迹是:五千年文博园是"客再来"最多的景点。

    凭心而论,来过五千年文博园的人,有几个不被震撼?有几个人没有喊出"哇、呀"的赞叹之声?又有几个人回家之后不推荐亲朋好友去太湖看看?

    从网络评论可以看出,五千年文博园有很多的回头游客,这在当下中国以文化为主题的景区中,实属凤毛麟角。

     相比较隔壁某景区强行打造自己是"天下第一文山"的装逼,朱林寿与他的五千年文博园,就像太湖县的民风一样,朴实敦厚。五千年文博园可以自豪的说,是主题营销活动做得最多、最精彩的景区。毫不夸张的说,五千年文博园每一次的主题活动,都是一桌文化大餐,都堪称旅游营销的经典。在旅游界和艺术界,   朱林寿与他的五千年营销团队,是真正的工匠,刻意求精、从不虚华。

    恕我直言,只可惜如今的五千年营销老总,是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。忠言逆耳,你要充电。

    前几年安庆与全国很多城市一样,实体经济遭遇困难期,资金链纷纷断裂。五千年文博园也遭遇了冲击,没能未雨绸缪,朱林寿要为此负主要责任。

    朱林寿的问题出在哪里?要负什么样的责任?领导很难回答、外人很难搞清。

    一名旅美的安庆小贷公司老总,出国之前这样评价朱林寿:
他只是个艺术家,太老实巴交的艺术疯子,做生意方面他是个孬子。安庆大部分小贷公司如果手头有闲钱,第一个愿意贷款给朱林寿,最后一笔款也愿意给朱林寿,因为他实在。话说回来,如果不是朱林寿实实在在的人格魅力,哪来五千年文博园的今天?

    朱林寿如果舍得一边买卖他五千年文博园的藏品,一边建设他的五千年文博园,他几乎不用在外面借高利贷。他把根雕艺术品看得比生命还重要,到头来潜在升值的利润都将白白拱手送与他人。

    龙眼识珠,凤眼识宝,可是个别领导的牛眼睛只认得稻草!(以上原话,只字未改。怎么可能?)

    一位媒体高级记者评价太湖五千年文博园项目:欠债还钱不是罪过,五千年文博园并非资不抵债,债主们根本无须紧张。可朱林寿为何在选择二期开园后逃遁?

    拉一把,五千年可以再现辉煌。推一把,一个情商不高的艺术型企业家,将跌入无底深渊。大安庆地区旅游产品的十亩地,再难找这么好的一颗苗。

    严冬过后,能有童话般美丽的春天么?

    五千年文博园曾经举办过一场美轮美奂的主题活动,叫做"八百年一台戏,五千年一场梦",但愿不要一语成谶。大宋八百年江山可以浓缩成一台戏,安庆太湖朱林寿的五千年文博园,千万别是一场梦。

    思想家陈独秀一千年出一个;艺术家严凤英一百年出一个;诗人海子25年出一个,他们进了天堂。实干家洪惠林年年都有,他自己进了地狱。

    五千年文博园标志性的建筑盘龙柱边,有一只凤凰立在地上,可是莫要让朱林寿这只凤凰落地不如鸡。那样的话,整个太湖,半个安庆,加上文化界、旅游界、艺术界、收藏界、金融界,将一地鸡毛!

    千年的安庆古城伤心故事太多,有时候泪和雨分不清。

(编者注:该文转自“太湖家园网”,略有修改。)